第50届台湾电影金马奖今晚揭晓

发布时间:2013年11月23日 11:38 | 进入筼筜论坛 | 来源:长江网


video

 

 

第50届金马奖将于今晚揭晓,但是昨晚举行的入围暨欢迎酒会上,丝毫不见决战前的紧张,气氛相当欢乐。


      第50届台湾电影金马奖今晚揭晓昨夜的入围酒会气氛相当欢乐

    本报台北专电“古人讲,人生最幸福的事,一个是洞房花烛夜,一个就是‘金马提名’时。”入围本届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奖的黄渤的这句“妙语”把媒体都逗乐了。第50届金马奖将于今晚揭晓,但是昨晚举行的入围暨欢迎酒会上,丝毫不见决战前的紧张,气氛相当欢乐。

  她们忙着拼“战袍”

  入围最佳新演员奖的台湾“宅男女神”郭书瑶,昨天一袭爆乳装被主持人称为“来势胸胸”,入围酒会就已经这么辣了,颁奖礼当晚不是会更加拼?郭书瑶表示,能在金马50有份入围,真的是很幸运:“我确实是特别精心挑选‘战袍’来参加活动的,因为我是来看大明星的,今年历届影帝影后都会来,很期待看到金马大使张曼玉。”

  据悉,为了金马50这场历史性的盛会,女明星之间的“抢衣大战”已经延续了一月有余,各大品牌的公关无不从国外调来最新款式的服装让大牌们试穿,章子怡、张曼玉、林青霞、刘嘉玲、舒淇、赵薇、桂纶镁等女星都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其中,林青霞会找熟悉的香港设计师定制服装,希望熟人操刀,熟悉她的品位。

  他们忙着搞笑卖萌

  除了彭于晏,入围最佳男配角的李雪健、黄渤、佟大为和陈天文昨晚都出席了欢迎酒会。以《一九四二》获得提名的老戏骨李雪健相当谦虚,表示金马奖50岁是个大生日,能受邀参加就已经很有意义了。新加坡演员陈天文今年正好50岁,与金马奖同龄。佟大为和黄渤看到他都憋不住了:“我们从小就看你演的电视剧《人在旅途》。”两人甚至做粉丝状现场唱起了该剧的主题歌,还说“其实这首歌没那么好听,但当时天天在电视里放”,场面让人哭笑不得。

  黄渤曾经拿过金马影帝,也做过金马奖颁奖礼的主持人,问他最喜欢哪个身份,黄渤开玩笑说是评委会主席,因为自己没当过。黄渤说,这次以喜剧片获得提名很开心,但是不希望是“双黄蛋”,当年他与张家辉双双获得影帝,黄渤说:“上次很遗憾,回去都不好意思跟人家说只拿了半个金马奖。”

  他们忙着见熟人

  王家卫电影《一代宗师》昨天获得了观众票选最佳影片奖,墨镜王昨晚也出现在采访室,接受了访问。他表示,这是他第一次拿“观众票选最佳影片奖”,是个很好的开始。《一代宗师》在本届金马奖以11项提名领跑,王家卫却谦虚地说,金马50年的大日子,他们是来做客的:“这个团队在一起拍了三年戏,但是从电影上映到现在,一直都没机会聚在一起,这一次来金马奖,拿奖不是重点,重要的是,此时此刻,我们都在一起。”

  曾经两次获得金马影帝的秦祥林,昨天也作为历届影帝代表出席。时光无情,65岁的他已经不见当年白马王子的影子。“看到那么多媒体,真的是有点紧张。”他表示,这次回来主要是看看老朋友,比如归亚蕾、狄龙:“我听说林青霞也来了,今天她没出现,没想到两秦两林还能来一秦一林。”身兼金马影后和金马奖最佳导演双重身份的陈冲则幽默地表示:“颁奖仪式对我们来说是件辛苦的事,要记得收腹挺胸,看着好吃的也不能吃。”

  【影人专访】

  提名靠实力

  得奖靠运气

  本版撰文/特派记者何娅发自台北

  第50届台湾电影金马奖

  焦雄屏:评奖结果常常被少数人左右

  在台湾,焦雄屏被视作电影界的“大姐大”,不仅因为她是担任世界各大电影节评委次数最多的华人,更因为她曾在台湾掀起“电影革命”——20多年前的台湾“新电影运动”中,她为侯孝贤、杨德昌等人的艺术影片摇旗呐喊。台湾作家张大春曾写道:“焦雄屏的影评曾经激发了不只一个世代的青年投身电影,在极其伧俗而艰困的环境中把影像当作事业。”

  不仅在台湾,焦雄屏一直身处两岸三地电影文化交流的前沿,她为第六代导演王小帅监制的影片《十七岁的单车》获得了柏林电影节银熊奖。她也为张艺谋、陈凯歌影片的国际推广出过力。第50届金马奖颁奖前一天,记者在位于台北复兴南路的台湾电影中心办公室对她进行了专访。作为前任金马奖主席,焦雄屏却不愿对今年的各大奖项进行预测:“做了这么多电影节的评审,我真的觉得提名比获奖重要。”

  ■说金马:得奖要看各种机缘

  在2007年至2009年担任金马奖主席期间,焦雄屏主张对金马奖的评审程序作出改革,之前金马奖采用的是戛纳、柏林、威尼斯的小评审团制度,就那么十几号人,关起门来自己看,给的都是印象分。在她的坚持下,金马奖分成两个阶段来评,在评委的选择上也尽量平衡专业人士和文化界人士的比例。即便这样,她承认还是会出现少数人的意见左右评奖结果的事情发生,“东方还是个人情社会,辩论的习惯一直比较陌生。”所以在她看来,提名比得奖要重要,“金马奖从来都不是最后的答案,得奖要看各种机缘。”

  ■说市场:大陆“惊呆”台湾和香港

  本届金马奖的提名名单上,台湾电影表现平平。焦雄屏说:“大陆电影产业的发展,让台湾和香港都有点措手不及。现在大陆市场已经成了华语电影的主流,所以要么就跟主流挂钩,比如陈国富(《风声》、《狄仁杰》)那样,要么就拍只针对台湾的电影。但是台湾的电影市场这么小,要维持电影产业是很难的,继续下去会让台湾电影越来越边缘化。”

  在焦雄屏看来,大陆电影市场正处于一个蓄势待发、热闹繁华的时代,既有《万箭穿心》这样传统的现实主义作品;也有成功的商业类型片,比如《北京遇上西雅图》、《泰囧》、《致青春》等,“这些作品不再是过去的虚张声势,而是转向对自身生活的关注,这是一个全新时代的开始。”

  ■说导演:“第五代”“第六代”有点尴尬

  作为“台湾电影教母”,焦雄屏作为监制提携了不少年轻导演,她表示,当监制最重要的问题不是应付投资人的要求,而是和导演的沟通:“很多是因为导演不善于沟通,效果就会打折扣,比如《白银帝国》、《如梦》都是我的噩梦。”

  她与许多第五代导演识于微时,也曾把第六代导演介绍到世界,不过她承认,在徐峥、赵薇、薛晓路这批导演纷纷以高票房赢得观众的时候,第五代和第六代的处境已经有些尴尬,“他们应该反省一下,是不是已经与观众和社会脱节了?第五代还有些‘身怀绝技’,比如张艺谋的美学、陈凯歌的人文素养,第六代更窘迫,在审查制度上还特别喜欢给自己找麻烦。伊朗电影审查制度更严,照样有好作品。”

  佟大为:若拿奖可以跟孩子吹吹牛

  9月份在武汉举行的金鸡奖颁奖典礼上,黄晓明以《中国合伙人》获得影帝,昨天,以该片首次入围金马奖最佳男配角提名的佟大为在台北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合伙人”黄晓明在知道他入围的第一时间就发微信祝贺,“我们的想法是下一个就是邓超了。”至于对金马奖有什么期待,佟大为说:“可遇不可求,有了当然高兴,以后可以跟孩子吹吹牛。”

  ■能入围就说明“不错”

  佟大为回忆,接到入围消息的时候,他正在家庭聚会上跟家人讲自己结婚一年的变化,心得是对老婆好,老婆就旺夫。刚说到这里就接到电话通知入围金马奖了,佟大为说:“这不是现世报吗?我这个经验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问及对获奖有没有期待,佟大为直言:“没期待。提名就是对自己演戏这件事的认可吧,拿不拿奖都是运气。就像当年考艺术院校,条件好坏的尺子在考官手里,艺术不像数学有个标准,能入围就不错了。”《中国合伙人》这次在金马奖上有4项提名,佟大为透露,大家已经说好了,得不得奖都会庆祝,谁得奖谁请消夜,没得奖就导演陈可辛请。

  ■经验靠累积,用过的都说好

  黄晓明获得金鸡影帝后曾经表示,自己终于从一个偶像派变成了一个演员,佟大为有没有类似的心路历程?佟大为说:“每个演员都想成为会演戏的演员,但真正像周迅那样天生会演戏的少,我们这种都是靠每部戏的经验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

  从张艺谋、陈可辛到吴宇森,为什么导演愿意选他?佟大为说:“那要问导演了。演员能够做的其实是有限的,导演就是伯乐,能发现演员的潜力。”现在片酬涨了吗?佟大为说:“反正用过的都说好,物超所值。”

  【娅娅日记】

  一直听说金马奖是最有人情味的,终于在他50岁时得以亲自领教。在武汉与金马奖执委会的工作人员邮件沟通时,就感受到了台湾女生的温柔:才第二封邮件,开头就已经用“小娅”来称呼我了。今天的采访更见识了传说中的“金马便当”,对媒体的友爱和周到,确实都体现在那营养均衡又可口的饭菜中了啊。

  其实今天的主题就是:得奖靠运气,提名靠实力。一般提名者说这话,是一种姿态,但前主席说这话,真的是因为她看得太多。一个奖项最后的结果,多少都与评审的偏好有关,据说去年《神探亨特张》获得最佳影片大奖,完全是因为上届评委会主席刘德华的喜欢和极力推荐。所以参与者真的要看淡结果,好好享受过程。尤其是今年邀请历届影帝影后“回娘家”,团聚的意义更甚于最后的评奖。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